上海世博会滕头案例:唯一乡村馆凝结城市智慧

 成功案例     |      2019-07-25 20:41

  宁波滕头馆是本届上海世博会唯一乡村馆,以“城市化的现代农村,梦想中的宜居家园”为主题形象展示宁波滕头村这个“世界生态500佳”和“世界十佳和谐乡村”。

  该馆总面积1500平方米,高13米,为两层独立建筑。外墙采用传统江南民居建筑元素,以浙东最具代表的“瓦爿”外墙,突出“江南水乡,时尚水都”的地域文化特色。

  展馆一楼为核心展示区,将展出具有科技先进性或创意性的生态技术系统;二楼突出生态屋的理念,以滕头民居为框架,展出家居绿化、风能、太阳能、屋顶种植、水处理、垃圾处理、鸟禽豢养等。滕头馆屋顶有立体种植水稻和果务花卉廊架。

  世博会期间,参观者有可能在滕头馆参与一系列体验互动项目。例如,生态屋的阳台由控制系统发送花卉香气、风声、水流声等,也可穿着夸张的树桩鞋,土石鞋,戴着花卉帽子,穿植物上衣,在生态屋留影。并可现场采摘水果,馆内或馆外将设有水道,放养鱼鸭,种植浮萍。

  宁波滕头馆在全球海选馆长。此馆长将同时担任滕头村的低碳规划师。

  宁波滕头:难以复制的人工花园

  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花园,有着浓烈的人工痕迹。从六十年代开始,在每一次时代发展中占尽先机,外部客观条件和村领导人敏锐嗅觉成就了今天的滕头村,注定它是一个无法再次复制的样本

  (发自宁波)

  半个世纪以来,滕头村只有两任书记。

  早晨8点半,86岁的老书记在村委会三楼认真地看报纸,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老书记室”,此时,新书记——村人口中直呼其名的“企平书记”——正在老书记脚下的二楼为世博会忙碌。随着世博到来,大批客人、视察的领导、慕名而来的媒体蜂拥而至。

  办公楼外,一早就能看到一辆接一辆的大客车,满载着来自滕头周边的穿着校服来春游的小学生驶进村子,滕头村世博接轨办常务副主任徐猛挺在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的途中,发现道路上有一块几平米的坑洼,有些不满:“这块路得尽快修补好。现在世博会一开,滕头就不只是宁波的滕头了,是中国的滕头,世界的滕头。”他一边说,一边指挥工人把刚刚制作的世博会吉祥物安放在村口。

  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宁波馆就是以这个村庄为主题展现“新乡土、新生活”。

  一平方公里的人造美景

  所有游客都首先会进入游客服务中心,穿过这个如酒店大堂般的房间就可以进入“花园一样的滕头村”了。“这里到处都是监视器。”导游笑着解释说,“为了游客的安全。”

  一个一平方公里的社区出现了。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向右走,街边是白色的路灯,顶上有一个旋转的风车,旁边是一个太阳能采集板,“村子里的能源都是生态能源,”导游很自豪,“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村在景中,景在村中。”

  眼前确实是一个大花园,新建的小桥、人造的流水,从城市特意搬来的清末古屋、收集的各个时代的石窗、按不同树种植下的树木……导游指着湖中的鸭子强调那是“人工饲养的野鸭”。这个前后矛盾的短语似乎是这个村庄的概括——人工造就的自然风光,到处都是绿色和粉红的对比,像一幅习作水彩画。

  附近城市的人们愿意在周末带着孩子或者老人,到这个距离宁波市区27公里的村庄踏青或者采摘水蜜桃,只要花50元购买门票,这是中国第一个收门票的村庄,从90年代末开始。

  90年代,滕头通过家庭承包大规模种植瓜果和苗林,吸引了众多城镇乡村前来“学习考察”。

  到了1997年,现任滕头村书记傅企平接替执政近40年的老书记傅嘉良,成为滕头新一代的领导人。村属企业滕头集团的董事长职务也在同期发生了变换。在交接会议上,傅企平提出了“三业并进,壮村富民”的口号。随后,滕头集团相继注册成立了植物组织培养中心、滕头农业公司、滕头绿色食品公司、滕头园林绿化公司,又于2002年注册成立滕头旅游公司,由此滕头“生态旅游”的概念正式浮出水面。

  1999年,滕头村开始卖门票。“那会来参观考察的人越来越多,来了我们就要管饭,成了一个负担。”滕头村书记傅企平对坦言首开进村收门票先河的背景。按照滕头村接待登记记录,1991年前来参观考察的人数达到8415人,第二年又增长3000余人。

  滕头村由接待向旅游的转型是从学生基地开始的。像大多数类似的城郊一样,滕头村打造了爱国主义、科学普及、生态环保、拓展训练等等模式,以吸引周边学校。滕头逐步开设了古生物展厅、当地英烈祭拜厅、野营磨练基地、花卉育苗基地……这些主题受到中国学校欢迎,滕头逐渐有了名气。

  这一切只是他们向旅游产业的过渡。

  一直注重环境的滕头村最初并没有想到可以把自己良好的环境直接变成资本,直到2002年,在宁波市旅游局局长的点拨下,滕头村领导层才开始正式筹划生态乡村旅游。他们聘请了一位职业经理人陆云全面打造滕头旅游。村领导以及陆云开始到杭州学习如何开设农家客栈和饭店。凭借之前奠定的名气,2003年前三个月,滕头旅游收入已经成全年目标的82.5%。2006年,时值中国第一个“乡村旅游年”,滕头村顺势增加了采摘项目。而2009年,滕头旅游游客已经达到119万人,综合收入超过一亿元。

  现在,在这个一平方公里的人工花园中,到处飘着世博会的宣传旗。旗子上第一行印着世博会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第二行,是滕头村颇费心机的野心“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实施少儿书精品战略:需要严把选题论证关

  少儿书不仅是文化商品,而且是特殊的文化商品,赋有引导孩子健康成长的社会属性,我们应该在国家与民族的层面认真看待和支持少儿读物的健康出版,因此我们的少儿出版者是具有特殊道义的出版工作者。

  形成清晰的企业产品发展战略,才能形成自己鲜明的企业品牌形象

  纵观世界一流的出版企业,都有自己标志性的强势品牌产品和标志性的企业品牌特色。跟风冒进,做不出精品,不可能形成企业的强势品牌。而很多有着自己明确战略定位的出版社,经过多年的发展,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产品,并逐渐构筑起自己的企业品牌形象。如中少社在经典书和低幼书板块、原创儿童文学的出版方面,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童趣出版公司则在卡通动漫书领域形成了自己鲜明的品牌形象,《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系列等都取得了非常好的市场业绩,并形成了自己鲜明的企业品牌。接力社致力于让中国孩子和世界孩子同步阅读,推出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版权售出到法国、美国、英国、韩国、越南等国,并获得“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多项大奖,而引进的《鸡皮疙瘩系列丛书》累计销量超过500多万册。

  只有严把选题论证关,坚持精品策略,才能构筑竞争壁垒

  接力社在书选题策划方面,始终坚持基于文本、基于作家、基于读者、基于市场的原则,通过坚持三级二次选题论证制、选题竞标制,以6%~8%的平均选题通过率将一般化、平庸化的选题卡死,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人新我特。《I

  spy》系列,销售过百万册,是因为这套书创新的形式和精品的质量。我们2009年推出的《第一次发现》系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销量就突破200万册,并受到读者的广泛喜爱,其中一个特点就是这套系列书是国内首家将彩色胶片用于儿童书的正文之中,具有鲜明的品牌特色,难以模仿。我们欣喜地看到,很多少儿社都在出精品上下工夫,实施精品战略,取得了很好的业绩。新蕾出版社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湖南少儿社的《国际经典少儿系列》,都是特色鲜明的精品。

  只有做好品牌产品的维护工作,才能实现产品品牌和企业品牌间的良性互动

  出版社在成功打造品牌书之后,只有进行持续不断的营销宣传和品牌维护,巩固书产品的市场地位,使品牌书反过来塑造企业品牌形象,才能形成企业品牌形象和书品牌的良性互动。浙少社在推出《冒险小虎队系列》取得巨大成功后,不断地扩充这一品牌的产品线,推出超级版、超级成长版、女生版冒险小虎队,巩固《冒险小虎队系列》书市场品牌地位。接力出版社在推出《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后,强化长期的品牌推广,销售达2000万册。在推出《暮光之城系列》后,围绕《暮光之城系列》周边产品,适时推出《暮光之城》豪华珍藏版、电影全指南、男主角写真传记,两年的时间,《暮光之城系列》7本书的码洋超过1个亿。

  只有将原创作为重中之重,做好国内市场的工作,才能扩大国际影响力

  出版社的品牌和国际影响力,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原创作品品牌的打造,要靠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书走向世界,而作家的作品大多只有在本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才有可能产生国际影响。如曹文轩、秦文君、杨红樱在国内都是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他们的作品读者覆盖面大。如曹文轩的《草房子》,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女生贾梅》,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笑猫日记》系列等都是首先在国内取得了非凡的市场业绩和各种奖项,并陆续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片、舞台剧等形式,使文本以多种媒体呈现,扩大了作品的传播力、影响力。提升了作家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后,引起了国外出版机构的关注,从而实现版权输出,产生国际性影响。很多出版社也正是凭借这些品牌作品在国际上逐渐形成并扩大自己鲜明的企业品牌形象的。

  只有积极输出文化精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才能打造中国少儿出版的国际化影响

  童心没有国界,少年儿童书最容易跨越历史、民族和文化的鸿沟走向世界,走进发达国家主流书市场。少儿出版社对于扩大我国原创少儿作品国际影响力肩负着责任。让我们的作家和原创作品进入国际少儿书市场,也才能扩大出版社在国际上的品牌影响。

  目前,我国少年儿童出版产业处于最繁荣的时期。少儿出版产业要想健康和谐地发展,必须走特色之路,打造和维护差异型强势品牌书产品和特色出版社品牌,提升参与国内、国际竞争的综合实力。